5分3D-欢迎您

                                                      来源:5分3D-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7-04 02:51:19

                                                      据刘兆佳指出,设立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另一重目的是“发挥震慑作用”。他表示,中央驻港国安机构的设立对特区内外试图危害国家安全的机构、团体和个人都将产生明显的震慑和阻嚇效应。“他们将明白,对付他们的不止是特区政府,还有能力更强大的中央政府,这也再次凸显出中央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强大决心与意志。”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知名律师黄英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澳门此前设立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为香港提供了借鉴,而特区政府本来也已有多个下属委员会,法律上不存在任何问题。他表示,特首担任委员会主席的安排更意在明确,其在国家安全事务上对中央和香港均负有责任。

                                                      对此,邓飞对记者分析指出,由特首指定法官并非不信任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而是因为特首是执行“基本法”和维护国家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故而无论从“基本法”精神,还是从一般的政治原则而言,这一安排均合乎情理。

                                                      特首是维护国安“第一责任人”,授权特首既充分尊重自治又将提升特首宪制权威

                                                      美国司法部曾在19日晚发布了一份巴尔署名的新闻稿,称纽约联邦检察官伯曼正在“辞职”。随后伯曼表示“没有辞职,也无意辞职”。【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18日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的说明。《草案》主要内容包括,中央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并明确规定除特定情形外,香港特别行政区对本法规定的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

                                                      而邓飞则认为,“修例风波”同时包含国家安全案件和刑事罪案。如果明确认定有外国势力尤其有外交豁免权的外籍外交官介入,则意味着特区层面已很难处理,需要中央介入。他同时提醒,外交豁免人员违法通常只能驱逐,但一旦涉及国家安全,则未必可以彻底豁免,将涉及到更复杂的外交和国际法问题,此时料将由国家层面出手。

                                                      香港政治评论员、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驻港国家安全公署的设立部分参考了英美国家安全体制的设计。“以美国来说,联邦层面有联邦调查局,各州和各城市也都有各自的警察,但涉及到一些重大案件,尤其并非一州能解决的案件时,就需要联邦调查局的出动。”

                                                      特区与中央权责如何划分?“一般管辖”归特区,“特殊管辖”归中央——比如“修例风波”案件、涉外交豁免人士案件归中央

                                                      事件最早发生于1月,骑警布朗宁在接到莫娜男友的求助电话后赶赴现场,疑似在莫娜出现精神健康问题之后,对其大打出手,并用粗暴的方式将莫娜带到医院检查。

                                                      根据《草案》内容规定,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职责,行使相关权力。其职责包括:分析研判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就维护国家安全重大战略和重要政策提出意见和建议;监督、指导、协调、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收集分析国家安全情报信息;依法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